黄瓜视频页面

顾若熙离开席家,至始至终都没有再看席初云一眼。

席初云站在二楼的窗口,可以清楚看到顾若熙上了陆羿辰的车。

车子缓缓启动,顾若熙和小王子,便彻底离开席家了。

心口的位置,忽然好像什么东西瞬间被抽走了,一下子变得空荡起来。

整个豪华的席家大宅里,即便还有很多的佣人和保镖,还有寥寥在花园里,没有散去的宾客。

但席初云也觉得,这里一下子变成了只有他一个人般孤寂。

就连阳光窗口射进来,暖暖笼罩在身上,依然觉得眼前一片黑暗,自己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冷,再感受不到任何温度。

就连心底深处,曾经以为填满的位置,也在倏然之间变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再也填不满。

他这是怎么了?

怎么又有了,父母死时那种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般孤零零的感觉?

所有的一切,都离他而去了。

清纯系少女电眼萌动迷人

包括,依赖依靠了那么多年的席老,也离开他了。

他茫然又彷徨,身体都只剩下一具空壳!

目光不住徘徊,即便看到窗外的花园里,还有很多人影在走动,还是觉得那些都离自己好远好远。

忽然,他的视线定格住。

看向在花园一片盛开的蔷薇花中,慕容兰站在那里,而在慕容兰的面前,站着的男人正是宋秉文。

心口缭绕的彷徨,瞬间化作无边的怒火。

他大步下楼,走出去。

那个女人,全是因为那个女人!

居然还和宋秉文在一起!

他大步靠近那一片蔷薇花海,又猛地缓慢下来脚步,或许应该听一听,他们又在密谋什么!

“见到关关了吗?”

宋秉文轻声问慕容兰,声音里,有着遮掩不住的关切。

果然他们在打关关的主意!

席初云的拳头,豁然抓紧,青筋暴起。

慕容兰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见是见到了,但是很远,连靠近一步的机会都没有。”

“今天来的人特别多,云少将关关保护的很好,你又不能进入灵堂,当然接近不了关关。”

“是啊,从墓地回来,就再没见到关关了,应该是又被他关回房间里了。”

慕容兰有些无措。

“我一直想不通,他为什么总是将关关关起来,那样对小孩子很不好!”

“许是很担心关关的秘密被人发现吧!随着关关越来越大,只怕……”宋秉文关切地望着慕容兰。

“小兰,不要着急,你总会见到孩子的。”

慕容兰的眼里泛起一抹水色,赶紧努力笑起来问宋秉文。

“你和丽莎呢?应该有三个月的身孕了吧。难得怀孕,一定要好好保护她。”

宋秉文笑起来,“我当然会很好的照顾她。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别动不动就哭鼻子了,这不像你。”

慕容兰连连点头,“你康复的不错,恭喜你。”

“好了,我要走了。”

宋秉文道别,转身。

慕容兰看着宋秉文的背影,不禁道了一声。

“秉文,真的谢谢你。”

宋秉文回头一笑,目光犹如繁星般璀璨。

“与我还客气。”

慕容兰笑起来,映着姹紫嫣红的一片花海,笑得那么灿烂美丽。

宋秉文的身影消失在这边繁花簇拥中。

慕容兰缓和了一下心情,也正要出去,猛然间见到席初云从后面走了过来。

慕容兰那一双晶莹剔透的大眼睛,闪过的震惊和恐惧,尽数收入席初云的眼底。

她被他严重的憎恶和仇视,震撼了。

不由得倒退了两步。

蔷薇花带着细软的刺,还是刺穿慕容兰薄薄的衣衫,划伤了她的肌肤。

她不敢乱动,也不敢逃走。

席初云现在的脸色实在太骇人了,好像要将她一口吞掉似的。

他靠近她,俯身下来,贴近她苍白的面颊,琥珀色的眼睛与她平视。

“你终于如愿了。”他的声音很低很低,带着湛凉的寒意。

“若熙已经离开了,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原先,父亲还活着的时候,即便她离开,我也有恃无恐,因为父亲在这里,她终究还会回到亲生父亲的身边。但现在……父亲也走了,她也不会再回来了。”

“这里,已经没有她的任何牵挂了。”

慕容兰看到他眼底的玩味和淡淡的狰狞,不禁倒抽一口寒气。

“很开心是吧?”他欣赏着她的无措。

忽地,黄瓜视频页面席初云笑颜若华,只是那隐藏在这种笑容后面的阴寒,让人一阵心惊。

“我……”

慕容兰一张嘴,所有的力气都流失了,说不出话来。

席初云更紧逼近过来,害得慕容兰赶紧更紧靠在身后的蔷薇花上。

后背一阵刺痛,她不禁皱起美丽的小脸,眼底也泛起一层水雾。

“没关系,我会让你从今天开始,再也开心不起来。”

他的手指,缓缓拂过慕容兰的眼角,似乎指尖沾染了一点她眼角泪光的潮湿。

“你在说什么?我……我完全听不懂!”慕容兰简直不知道,他怎么忽然变成这个样子,更不知道,自己又哪里开罪了他。

“呵呵……”

他阴笑起来。

她更加惶惑了,目光也变得闪动不定,宣示着心底的恐慌。

“你……你放开我……”

她试图反抗,但触及到他眼底的阴暗,整个人都没了力气。

后背,真的好痛。

“别用你这种无辜又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我,只会让我觉得作呕。”

他双眸眯起,满满的嫌恶。

修长的手指,轻轻扫过慕容兰浓密弯翘的睫毛。

“这双眼睛,多么清澈,怎奈一颗心,丑陋不堪!”

“计划了那么多,终于得逞了,高兴还来不及吧!赶走了若熙,现在又谋划接近关关,你和宋秉文之间到底还有什么阴谋!”

他低吼起来。

“我没有!”她大声辩解。

然而,不管她说多少次,他都不再相信她。

在他的心里,她早就失去了被他信任的权利!信任这个东西,一旦破碎,便再也不会重新拼凑完整。

慕容兰心痛如滴血,却也只能咬紧牙关,瞪着他。

“我们什么都没有谋划!他只是关心我,多问了我几句!”

“关心你?你的前夫,对你倒是很上心啊!若真上心,怎么会抛弃你,和别的女人怀上孩子!你这个愚蠢的女人!”

“明知被利用,还在为他辩解,你这个女人,爱他倒是很深啊!”

“……”

慕容兰沉痛地闭上双眼。

她要如何解释,他才能相信?但似乎,对他,已经没有必要再解释任何东西了!

因为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在他眼里都是错的,都是阴谋诡计!

忽然,席初云将慕容兰整个压倒在这片花海中,一把扯开慕容兰的衣衫。

“啊!”她惊叫出声,满目惶恐。

“现在知道害怕了!在你做那么多的时候,就没想过,也会害怕!”

他的目光变得残戾,还有一种要将她吞噬掉的样子。

“来日方长不是吗?现在整个大宅子,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我们慢慢玩。”

他咬着牙,狂怒在眼底叫嚣。

“你……快点放开我!”她惊惧了,这里是外面,还有没有散去的宾客。

他这样对她,被人见到,她还怎么见人。

但席初云显然要将她所有的骄傲和尊严,都践踏成泥尘,踩在脚下。

眼泪珠子在她的眼底徘徊。

挣扎地侧头看向不远处,她还有看到远方宋秉文的一抹正在远去的身影。

应该是要离开席家了,正有佣人送他们。

“秉文……救命……”

她实在是绝望又无助了,只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宋秉文身上。

但话音刚刚出口,就被席初云大力气一把捂住。

“还在想着那个男人!”他声音阴沉犹如夜里才会出现的鬼魅。

眼泪终于掉了下来,费尽力气的挣扎,却在他面前不起任何作用。

“就是宋秉文看到了,只怕也不会帮你!你已经被他抛弃了,像丢垃圾一样!”

慕容兰用力摇头,却不能让席初云的大手,从口鼻上松开。

她有些窒息了。

最后,他只能哀求地看着席初云,希望他能放过她,不要这样子对她。

但席初云岂会怜悯她的哀求,他已经有一种恨不得掐死她的冲动了。

“但这样,似乎不好玩。接下来的日子,我会变得很无聊,留着你,才能增味不少!”

慕容兰明白了,席初云将顾若熙和席老的离开,所有的愤怒和悲伤,都发泄到了自己的身上。

也将那些事,都归咎到了她的身上。

当她又打关关的主意时,席初云就彻底失控了,因为他的身边就只剩下关关了。

他不允许唯一剩下陪伴在身边的,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看着眼前,陌生到让她觉得恍若从来都不曾真正认识的席初云,她渐渐放弃了挣扎。

“只要是你给的,我都默默承受!”

这样做,他总能消火了吧!

为了留下来,见到自己的孩子,她也愿意做出这样的牺牲。

这是她欠下的。

看到她眼底的空茫,还有她眼底的氤氲水雾,心间闪过一丝他来不及捕捉的轻疼。

“多么楚楚可怜的样子,要是之前几年前,我或许还会被你蒙骗。但现在不会了,永远不会!”

她越是那样,他就越想将她的伪装撕碎。

不管用什么办法!

霸道的占有,是他对这个女人,唯一的宣泄方式。

他要让这个女人心痛不已,让她备受折磨。

“既然选择为宋秉文留下来接近关关,你就要清楚,会付出什么代价!”

Related Articles

0 Comment